河池论坛

搜索
查看: 829|回复: 0

[文学] 创作中的小说节选

[复制链接]

23

主题

24

帖子

117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Rank: 2

积分
117
发表于 2019-1-7 0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4
月亮已经偏西,夜空中飘起了一层薄薄的云,翠屏山大小不同高低不平的山头连绵起伏,在不很明朗的月光下显得有点阴森。几只猫头鹰的叫声从山脚的几棵老槐树上传来,似乎是人在喊叫,声音很凄切,林晓翠不禁打了几个寒颤。  
在赛村的夜里,猫头鹰叽哩咕噜的学着人的声音一呼一应是不常听见的。要是连续叫上几天晚上,村子里一定会有人死去,赛村一直都有这样的说法。林晓翠在村里长大,更坚定的见证着这种说法。三个月前就是这样,猫头鹰连续一呼一应地喊了几个晚上,村子里就发生了一连串悲惨的事情,那几个相继死去的人,就葬在通往梇苇村公路坎上的坟茔里,墓地边的招幡伞还没褪色,好团团的在夜风中发出稀里哗啦的响声,林晓翠骑车穿过坟茔的地段,头脑里就闪现出这些。路边的芭芒花一簇簇纸钱似的往后飘闪,一颗颗汗珠从林晓翠的额头上滚落,车子链条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响彻整个垌场。
梇苇村的医疗卫生室是一幢低矮的砖瓦结构房,孤零零的坐落在通往赛村、梇苇村、亮因村的三岔路口,周边只有几户人家。
“麻传叔——麻传叔——你快开门啊,我岚岚发烧了,烧得很高!”医疗卫生室早已关门,黑灯瞎火的,林晓翠用手敲着门并急促的叫喊着,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在冷清清的西月下显得格外的凄凉。
“谁啊——这半夜三更的——谁啊?”林晓翠敲了几次门,卫生室的灯才亮起,才发出几句粗厚的带有怨气的声音。林晓翠欢喜,幸好麻传叔在。
“我是赛村的林晓翠,我岚岚发烧了,你快起来给她打针!”林晓翠应着,声音显得很柔弱,她还没有透过气来。
“哦——嗯——你等等——你等等!”麻传一边起床,一边回应。
“公公怎么没有陪你来?”麻传打开门后第一句话就问。
“他不在家。”林晓翠不知道讲什么,低声地回答,真有点像做错了事的孩子。
“孩子挨感冒发烧,我怕是——是你们夫妻俩夜里忙着做——做那个,不记得给她盖被子了吧!”麻传一边给岚岚量体温,一边自言自语。
林晓翠听着,不知道怎样回答。要是在平时,她肯定会应上一句——我家徐富贵他不在家。
“呵呵,呵呵,四十一度!四十一度!孩子要烧坏了!你怎么搞的!现在才背来,还早做些什么啦?还早——做些什么啦——”麻传把这些话拉得特别特别地长,眼光从那高度的近视镜片中透出来,直勾勾地盯在林晓翠的脸上,而且还慢慢地往下移。在林晓翠听来,有关心的,有责备的,但更是一种恐惧。
林晓翠怀抱着岚岚,麻传刺了三下才终于把输液的针头扎进岚岚胖乎乎手上的血管里。岚岚哭喊着,似乎还在梦中。每一声哭喊,就犹如一针针的刺在她的心上,眼泪便不由得一颗一颗的眼泪滚了出来。直到看着一滴一滴的药液快速的进入岚岚的身体,她紧绷的那根神经才松了下来。
“谢谢你,麻传叔——谢谢你,麻传叔。”林晓翠真诚地说着。眼前的麻传似乎是林晓翠在危难之际抓到的一根唯一的救命稻草,她想跪下来磕头的冲动都有。
“谢什么哟——要是真的——要谢,你拿什么来——感谢我嘛?嗯——嗯——”麻传把这个声音拉得很长,他脑子便出现林晓翠那个硕大而白嫩的乳房。那一幕,麻传一直回味在心里。
那是三个月前的一个早晨,徐岚岚和徐旺旺一同生病发烧,林晓翠叫上徐夸嘴一起带徐岚岚和徐旺旺来打针。当时的徐旺旺还在吃奶。当徐旺旺被针头刺得尖叫后,林晓翠怎么也没法诓住他,她只能撩起上衣把乳头塞进徐旺旺的嘴里。徐旺旺吮吸着,瞬间止住了哭声。
麻传坐在椅子上,眼神从厚厚的镜片里透出来,林晓翠丝毫没有察觉。
徐夸嘴站在一旁,不时地与麻传说上几句不沾油盐柴米的话。从徐夸嘴的口中,麻传才听出徐夸嘴的娃崽徐富贵已经不在家,早已外出打工了。
“我说你啊,有福气,媳妇走哪儿都叫上你,看得孙女孙儿,还得看媳妇,有眼福呵!”麻传似乎话中藏话,说得在一边喂奶的林晓翠很不是滋味。林晓翠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脸上闪过羞涩,瞬间微微泛红,便急忙收回还含在徐旺旺嘴里的乳头,迅速拉下自己的衣服。而这一切,麻传都看在眼里,他有很多想法。  
“你啊,不能叫我叔,我和你是同辈份的,我管叫你亮因村的表叔叫叔,你应该喊我表哥。表哥嘛,亲切点,叫起来我又不显老,有很多东西又很好交谈嘛……”麻传似乎有很多话要和林晓翠说,但他说的什么亮因村的表叔,林晓翠压根就没有听说过。
林晓翠不敢看他,因为她刚才偶尔看了一眼麻传,看见他只是穿了一根竖条纹的运动秋裤,好像没穿什么内裤似地,麻传的那个东西都非常分明。她只有紧紧地抱着岚岚,把头埋得很低,困倦一阵阵袭来,她感到有点眩晕。
“我想喝点水,麻传叔,麻烦你帮我倒一杯水。”林晓翠急忙叫了一声,声音很微弱,干渴和酸软让她像一撮要熄灭的火把,极力地亮出点点火星。
麻传从热水壶里倒来一杯水递给林晓翠。林晓翠伸手去接杯子的时候,麻传的手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麻传很想贴近林晓翠,很想把嘴啜到林晓翠的脸上去,甚至想把手伸到林晓翠的胸前。林晓翠虽然坐着,但隆起的双乳真的让麻传双眼发光。那光可以穿过林晓翠穿着的并没有透明的衣服,清晰的照见深深的乳沟。
“麻传叔,你看——你看岚岚的药水差不多滴完了,你快换去吧!”林晓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麻传才松开手。毕竟,林晓翠的怀里还抱着输液的岚岚,他什么动作也难以实施。在那个时候,林晓翠怀抱着的岚岚仿佛就成了她的护身符。
“你把孩子放到铺上吧,看你这样抱久了很困的,把孩子放到铺上吧!”麻传换下第二瓶药水的时候多次劝说林晓翠。林晓翠不敢,她怕把岚岚放到铺上后,自己空着身子,将会发生可怕的事情。因为从刚才麻传抓住她的手时,她就感受到麻传强烈的欲望在燃烧。
林晓翠索性把头埋在岚岚的胸前,懒得回应麻传的话。远处传来了几声鸡鸣,林晓翠隐隐约约地觉得天将要亮了。
35
徐夸嘴走进家门时,徐旺旺正哭得厉害,大声小声的哭着。徐夸嘴不好意思敲林晓翠的房门,只好站到院子里的靠窗户外喧嚷:“睡瞌睡睡得死了,娃崽哭得更狠都没听见!”,徐夸嘴有意的把嗓门抬高八度,可就是没有听见林晓翠诓孩子的声音。徐夸嘴意识到林晓翠可能不在房间。徐夸嘴走进屋里,举起手准备敲门,但他心里还是很忐忑。天刚蒙蒙亮,林晓翠能上得了哪儿去呢?昨夜自己溜出去的时候,林晓翠还在给旺旺洗凉的。徐夸嘴不好直接喊林晓翠的名字,他便在房门口大声的叫着:“岚岚——岚岚——”,房间内也没有听见徐岚岚的回声。要是在往时,只要徐岚岚一睡醒,听见徐夸嘴的喊声,她就阿公阿公的喊着光着脚丫投奔到徐夸嘴的怀抱。徐夸嘴突然感到一阵紧张,他仿佛意识到出了什么事。
徐夸嘴鼓起勇气推开林晓翠的房门,只见徐旺旺已经滚到床沿,差点掉下床来,一条清鼻涕从鼻孔直流到下嘴皮。见徐夸嘴开门进来,徐旺旺愣了一下,见不是林晓翠,便哭得更加响。“妈妈呢,妈妈呢,妈妈去哪儿啦?”,徐夸嘴一边问着,一边把徐旺旺抱起来。徐夸嘴知道,问也是白问,徐旺旺还不会说话,肯定不能表明林晓翠的去向。徐夸嘴的问语,更像是触痛了徐旺旺,使他哭得更加紧。徐夸嘴刚把旺旺抱出屋门进到院子,火气正在上来的时候,林晓翠便回来了。
“打大早的跑哪儿去啦,娃崽哭得更厉害都不管!”,徐夸嘴的话说出来之后,他才感觉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冲。
“我带岚岚去梇苇打吊针,她发烧了”,林晓翠低声地回答。
“昨天都还好端端的,和寨上的几个娃娃在澄江河边玩得疯疯的,又抛沙又捉虾……”徐夸嘴还没有说完,林晓翠就想起,昨天傍晚她背着旺旺从地里收黄豆回来,岚岚的衣裤好像是湿的,她还认为是岚岚跑去跑来汗水浸湿的,也没有在乎。林晓翠便气不打一处来,而且,她似乎从来没有起那么大的气,她只觉得那股气一直从心里往脑门上冲。
“你整天去哪里啦?要你帮看孩子,你倒好,孩子去河边玩水你都不管!孩子的衣裤湿水了你都不给换——”林晓翠说这几句话的时候,豆大的泪珠从眼里滚出,似乎是断了线的珠子。
“我——我怎么啦,那条法律规定我得帮你带孩子?帮你带了这么久的孩子你俩口子给我多少钱?”徐夸嘴似乎也来了气,他想着平时里带着岚岚和偶尔带着旺旺的辛劳,或者更多的是真正没有拿到林晓翠和徐富贵给的钱,就连自己喝酒一个月开销的几十块钱都是他做的那点小本生意赚得的,声音更高。
“你管得吃得喝就行了!你还想用多少钱?你看这房子还要盖,我还要还钱……”林晓翠一边哭着一边高声反问着、数落着。嫁给徐富贵的这几年来,林晓翠还是第一次跟家公徐夸嘴顶嘴第一次跟家公徐夸嘴吵架第一次这么大声,所有的委屈所有的酸楚所有的嗔怨好像缺了堤坝的河水,汹涌的奔泻而出。
徐夸嘴似乎也觉得自己的脾气发得有点过了头,他索性把徐旺旺往地上一放,扛上一把刮子向村西边的菜园子走去。
林晓翠解下背上还背着的岚岚,急忙抱起坐在地上的徐旺旺。太阳升得了好高,她都还坐在院子里。徐岚岚好像退了烧,就去院子里的篱笆上扯下一些开着的小花来逗着徐旺旺。林晓翠看着这一切,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不是因为她昨夜里没有得睡觉而没有精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河池网

本版积分规则

文艺休闲

文艺休闲

关注 (10)

请添加对本版块的简短描述
2今日 301主题

论坛聚焦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